项目

中国物媒 中国推介 中国故事 物媒城市

分频道

- 国际 -
日本 俄罗斯 韩国

栏目

华人最强音 孝行天下 汪国新诗书画院 海外华商 中国公益行 华人影响力 传承 大家风采 艺术中国 精彩地方

活动

华人大拜年 最中秋 微电影大赛
主页 > 天津频道 > 津门会客厅 > 津门故事 >

天津时调——名角多出老四区各有绝活惊四座

发布时间:2017-08-24 11:31 | 来源:未知
 
       时调是天津土生土长的曲调,用天津地方语言演唱,富有浓厚的地方色彩,当时天津人非常喜爱。据著名时调表演艺术家王毓宝介绍,传说在清朝末期,时调已在天津的四个地区盛行,并且出了不少民间艺人。这四个地区是宜兴埠,丁字沽一带,河东的沈庄子,郭庄子一带,西头的西城根、西北角一带,城里。
       其中以城里最为兴盛,持久不衰。最有代表性的艺人,城里杨开泰,他自弹自唱,有行腔柔和细腻的特点,唱起来婉转动听,所唱的段子也比较文雅。在河东地区,有位温老先生,他以吐字清晰,嘴皮子利索而见长,并敢于标新立异。他在唱拿手段子《捡娃娃》的时候,不仅备有道具长命锁,而且还带一扎总角小娃站在身边,作为不出声的配角,老先生边唱边表演,动作有些滑稽,演唱效果很火爆。此外,河西三义庄卖蒸饼的蒸饼王,一位鞋匠也曾唱得名噪一时。
前脸铺纲说荤话旧年时调陋习多
       作为一位已经78岁高龄的老艺人王毓宝经历了天津时调由旧转新的全过程,而且在她的努力下,许多旧时的陋习才得以改变。
       在回忆起当初的那段日子时,老人告诉记者,最初时调并没有专业演员,多是搬运、手工业工人和车夫,轿夫,瓦木油漆工匠以及绱鞋、剃头等行业的劳动人民,在业余时演唱。后来随着城市商业的发展,逐渐有了专业或半专业的艺人,出现了老一辈的时调演员,如大宝翠,秦翠红,高五姑等。“在旧社会里,唱大鼓、说相声、说书、演杂技等,统称‘什样杂耍’。在天津的街头巷尾,随处可以听到‘看什样杂耍去’这句话。天津人对什样杂耍极为喜爱,但从业的艺人却是处于社会底层,统称为吃开口饭的下九流,其中时调更受到歧视。”
       据她介绍,当时走票唱《靠山调》并没有一套陈规。一般票友出场,弹弦就唱,没有什么“伺候一段”的“铺纲”(一种戏前铺垫),后来,时调登上曲艺舞台,演唱者按传统,还是上台就唱,一曲唱罢,鞠躬下场,答谢听众。她正式登台的时候,就依循着时调演出的老样子,上台后一言不发,起弦就唱,鞠躬而止。但是演唱时调,虽然没有“铺纲”,但也有它的陋规。“这种陋规可能起于时凋走上舞台的初期。那时演唱由男女合演,男艺人光说不唱,叫做‘时调前脸’,在女艺人的演唱中,前脸随意插科打诨,有时言语下流不堪入耳。这种时调前脸的陋规直到上世纪30年代仍未根绝,特别是在三不管,三角地等地的—些简陋小时调场,更以此迎合某些听众的低级趣味。当我们家庭生活极为困窘的时候,有人劝我父亲放我下海,并许诺‘打钱’、‘分份’养家,被我父亲坚决拒绝。后来,鸟市‘玉茗春’答应取消前脸和铺纲,我便在那里开始了正式的从艺生涯。”
       1953年天津市广播曲艺团建成之后,邀集了时调演员与曲艺界的老前辈,对时调进行了初步研究,根据其历史源流及艺术特色,才将这个曲种定名为“天津时调”。并对时调进行改革,重点放在净化上。首先对传统唱段、唱词,作—番必不可少的筛选,以净化内容,其次是净化舞台,除了伴奏者之外,搬走了没有用处又妨碍演员的长方桌。在唱腔设计上,根据需要,改变了一些死板的传统唱法,又试加了扬琴、笙等吹打乐器,改变伴奏方法。此外,根据演唱内容的分段、间隙,增加了间奏。这些改革、拓新,一直沿用至今。
(华人频道天津频道发稿编辑:刘阳)

相关新闻